最新消息
News

四方為家

「改變。改變並不簡單,卻很美好。」3Doodler研發單位主管莉雅.威曼(Leah Wyman)這麼說。「我覺得關鍵是,心理上我們必須準備好接受即將面對的壓力與挫折,並相信一切都是值得的。」

 

 

3Doodler團隊對改變並不陌生。由於我們的團員來自九個不同的國家,大部分的3Doodler成員都知道如何打造新生命,並與世界各地為家。

莉雅認為四方皆為家,她曾經在德國、冰島、牙買加、加拿大與荷蘭等國家居住及工作,現在回到美國加入3Doodler紐約公司。

無論何地,她都能打造出回到家鄉的感覺,團隊裡的成員也都能做到如此。

3Doodler的共同創辦人與營運長丹尼爾.科溫(Daniel Cowen)出生於英國,曾居住於超過六個國家。他說:「你會開始期待生命中的如何改變與棲身之處不謀而合,簡單來說,就是適應能力。適應能力一開始會讓你思考並重新認識身邊的朋友,最後則讓你思索『家』的定義。」

這個深奧的領悟以及個人定義的「家」,都因人而異,但是到最後都會回溯到最基本的概念。當我們尋找熟悉感時,我們會依賴自己所看得見、感覺得到、聞得到、摸得到,還有最重要的,嚐得到的事物。

飲食給予文化不同身份,也是我們生活上最重要的元素,童年裡所體驗到的味道通常最能夠與對家鄉的思念相連在一起。

3Doodler創意總監法拉茲.華西(Faraz Warsi)這麼說:「一旦我搬到一個新的國家,第一件事情就是尋找最棒的印度餐廳。」法拉茲是加拿大公民,但仍然對自己的印度血統有很深刻的認同感。他曾經居住過中東、印度、加拿大、香港與美國,已經習慣了居無定所的日子。他說:「人們稱我們是『第三文化世界的孩子』,但我覺得『身份認同危機的孩子』比較符合。」

雖然法拉茲不斷在各地遊走,他卻能夠在廚房裡找到家的感覺。「如同許多人,食物的香味總是最能激起我的回憶。」他這麼說:「我努力模擬出媽媽的拿手好菜,但我必須強調『努力』這兩個字,其實最終還是無法煮的像媽媽一樣好吃。」

 

3Doodler的新進設計師艾琳.宋(Erin Song)也是如此,她出生於南韓並於香港長大。目前工作於3Doodler紐約辦公室的她說:「老實說,我真的很想念家鄉的食物,想家的時候,我會做出在香港常吃的食物。」3Doodler電子商務經理吉姆.托恩韋斯特(Jim Toernqvist)也同意地說:「我的身份證是食物。」他離開瑞典加入我們3Doodler的團隊。「我認為瑞典在餐飲世界裡算是頂尖的一份子。」吉姆說他帶著家鄉的「味道」,一同來到這個新的環境。「製作瑞典料理簡易又快速,每一天我都很期待自己的晚餐。」

但如同丹尼爾所說的,改變的關鍵就在適應能力。雖然家鄉的味道讓我們懷念過去,並讓我們在一個新的國家能感到欣慰,但是我們漸漸地認同新的食物,它們很快地便成為「家鄉味」的一份子。

 

 

3Doodler行銷主管凱莉.托也(Kelley Toy)來自紐西蘭,現居於香港,她說新的食物與味道是融入新生活的第一把交椅。

她說:「我很喜歡發掘並體驗亞洲食物,因為真的很方便,隨時都買得到需要的食材與餐點,這讓我更容易適應亞洲飲食。」

但是打造出家鄉的感覺當然不只是透過飲食而已,不論我們有沒有意識到,其實我們每一天所看到的事物都會讓我們連結到家。

凱莉說:「紐西蘭是一個很特別的調色盤,其中包含了天空、海洋、沙灘或草地,以及綠色牧場。它獨一無二,我總是可以從中選出一個紐西蘭天空以及風景的顏色。」吉姆說:「黃色與藍色總能讓我聯想到瑞典,國旗上與IKEA都有這兩個顏色。」

「對我來說是草,綠色修剪過的草,它們是如此的冷靜、整齊與真實,這讓我想起倫敦許多美麗的公園,這也是我最思念的。」

 

「我不想要聽起來很俗套,但是中國城真的讓我想起家鄉,」艾琳這麼說:「紐約中國城內的建築和氛圍都擁有香港一些老舊區域的影子。」

對於我們這些時常旅居國外的人來說,家的概念很奇妙地與改變不謀而合。當我們不斷在適應並打造新事物的同時,這兩者都成為生命的一部份。

有時候一棟建築便能讓我們有此體悟。艾琳說:「在紐約,帝國大廈便是如此,雖然我也很喜歡克萊斯勒大廈,但是每天都看得到帝國大廈,上下班都會經過它。這不斷地提醒我,自己的生命有了多麽大的變化。」